您好!欢迎您访问南阳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南阳民族 > 正文
回族

发布时间:2015-12-16 来源:南阳市民族宗教局

一、 回族的来源

南阳的回族有五个主要来源:

(一)屯田落籍

元代时期,成吉思汗西征返回蒙古时带来大批波斯人和阿拉伯人,这些人中的一部分随着蒙古军中的“探马赤军”而进入南阳,这是南阳回族来源的主要途径。这些信奉伊斯兰教的西域军人在驻防地带经过屯田“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则屯集牧养”而留居下来的为数较多。

(二)官宦入籍

据史料记载:陕西省泾阳县永乐镇马姓的第三代人马化龙,为万历丁丑(1577)三甲第五十六名进士,曾出任天津道;四世马之骐为万历三十八年(1610)二甲第五十一名进士,于明朝末年,为逃避如火如荼的农民起义运动,移居新野县沙堰定居。原籍在陕西省西安府泾阳县永乐镇的马依泽第十一世孙马乾枢仪(南宋宁宗庆元丙辰第四十二名进士),于理宗绍定五年(1232)四月十二日出任南阳知府,落籍于新野县。

邓州人铁铉(13661402),在明代出任过兵部尚书,也是元朝时留居于此回回人后裔。方城县的闻姓,原籍山东省。清初因闻富喜出任南阳镇台游击而落籍镇平县闻家营,后代迁于方城县闻岗。道光年间,其后人闻远又曾出任过新野县守备及芜湖协镇,至今闻姓家族在南阳、镇平、方城、新野、社旗诸县境内仍分布很广。

(三)经商、行医、传教

宛城区丁、李二姓于道光年间自封丘县迁到新店镇。经营商业与旅店业,其后代在此衍为大族。方城县海姓,原籍山西洪洞县,以修补皮货为业,担皮匠挑经荥阳、泗水等地最后落籍于方城县。桐柏县金姓的先祖,原是从外国进入浙江省经商,初迁入开封,再迁桐柏县。卧龙区丁姓祖茔碑载“吾丁姓始祖山西洪洞县”,明洪武年间徙迁河南孟县桑坡。明末,一脉(到孟县的第三代)经临颍小凡城、方城县博望到石桥定居;另一脉由桑坡迁新野县横堤铺。卧龙区、南阳市的水姓,原籍陕西省渭南县良天坡,高祖水好成行医到镇平县定居,后来又有一支分迁到卧龙区凉水泉、南阳市。宛城区黄台岗乡小陈寨村的陈姓,原是陕西省渭南县龙井村人,于清康熙二年(1663)以“芪黄为业,贸易于豫宛”。镇平县吕坡答姓,元时由西域入中原,落籍陕西后又迁居湖北省钟祥县答家湖,于清代受吕坡的邀请,来这里出任阿訇,遂留于此。

(四)反明义军的疏散 

明宪宗成化年间,荆襄地区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农民反明义军,参加义军的回族人民很多。义军失败后,一部分人流散在这些地方。现在的马、杨、吴、陈、柏、白等姓,多半是那个时期从陕西方向来的。宛城区黄池陂一带的马姓与荥阳马沟马姓的辈序排列完全一致,显然是出于一脉。海、法、虎、刘四姓也是那个时期由荥阳县的法堂、虎沟等地迁来。

(五)其他民族成员加入

回族在南阳一带定居下来以后,由于与其他民族,尤其是与汉族互通婚姻以后,使回族扩充了新的成份。洪武五年(1372)下诏:蒙古、色目人现后中国,许与中国人结婚,不许与本类自相嫁娶。”这些政策加快了回族人口的增长。通过婚姻关系,使不少汉族成份改变为回族的现象普遍存在。再者,最受伊斯兰教意识的影响,一部分汉族自愿信仰伊斯兰教,遵守教规,而演变为回族。宛城区黄台岗乡田里村、东田及小陈寨的二十二户陈姓,是明末由南召县迁到陈岗。后来,陈义一门由于信奉伊斯兰教而改变一切生活习惯,在他们祖坟的茔地里,上边是汉族习惯的圆坟,下边是遵照回族习惯的长坟。溧河乡樊营村的李家、瓦店镇的薛家、石桥镇的姚家都是汉族信仰伊斯兰教以后而演变为回族的。镇平县黑龙集团结村吕姓,其先祖原本汉族,后因与人争讼,为争取胜讼,便投靠当地的回族官吏,全家入教,后人从此改为回族。新中国成立以来,实行了婚姻自由的政策,加之人们思想观念的不断开放,回汉通婚现象日益增多,所生子女大部分都成为了回族。

二、 姓氏来源与分布

回族的祖先可以追溯到唐朝时从阿拉伯、波斯等西亚、中亚到东土华夏来的穆斯林。他们原有各自的名氏。其主要特点是保持着回族先民阿拉伯、波斯人名的构成方式,无姓,回族在元代也多使用阿拉伯语和波斯文的名字,如:穆罕默德、哈桑、阿卜杜拉,易卜拉欣,扎马剌丁,阿老瓦丁等等。

蒙古西征,元帝国建立,中亚阿拉伯、波斯各国穆斯林学者、军士、商人以及工匠的到来,特别是进入中国后,由于社会政治地位的提高,成为元帝国统治政权主要的核心力量之一,大批“色目人”分布在今全国各地下马屯田,委任到全国各地充当管理政权的官吏,回族姓氏逐渐汉化、儒化。如元代政治家赛典赤赡思丁,他有五个儿子,即纳速拉丁、哈散、忽辛、速丁、马速丁。他们的后裔有赛、纳、哈、忽、马、撒、沙、丁、闪、穆、杨等姓,传说他的子孙分为“十三姓”,纳速拉丁在陕西做官时,生有九子,传十三孙,分为纳、速、拉、丁四姓。

明朝时期,统治阶级实行民族同化政策。禁止回族内部互相通婚,禁止回族使用胡名、胡姓,回族民众迫于政治压力,开始改汉姓,回族在改汉姓的方式上采取将自己的经名或家族的称谓采取拆字、变音、音译的方法,依然保留了伊斯兰色彩,显示了与纯汉族姓氏的差异,比如圣人穆罕默德在元明时期翻译为“马哈麻德”,则拆开有姓马姓哈的,由于回族先人的姓氏很多接近马的谐音,因此回族姓马的较多,“十个回族九个马”由此而来。

回族姓氏还有一部分来自因建功立业,先后被元、明皇帝所赐之姓,如回族中的马、乌、达、答、唐、苏等姓氏:众人皆知的明代回族著名的航海家郑和,原属赛典赤赡思丁的后裔,因随燕王朱棣而建功,被赐姓为郑。有关皇帝赐姓给回族的史料均记载在元、明时期,这与元、明时期统治者的民族政策,回族特殊的社会地位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还有许多与回、汉、蒙古以及其他民族联姻产生的姓氏,如姬、姚、姜、欧阳、赵、孙、李、周、刘、张、陈、蔡等姓氏。

南阳回族的姓氏有答、买、巴、艾、铁、丹、沙、牧、海、金、法、柏、丁、闻、虎、白、闪、摆、水、马、李、周、兰、葛、余、龚、王、刁、陈、刘、赵、孙、邵、徐、姬、吴、武、杨、石、张、黄、蔡、姚、朱、赛、穆、常、郑、温、焦、梁、潘、齐、韩、车、黑等60余姓氏。

三、 特色风俗及文化

(一)语言

南阳回族虽然惯用汉语、通用汉字,但仍保存了部分阿拉伯语或波斯语的词汇。这种语言习惯来源于南阳回族对于先民所使用的阿拉伯、波斯母语的保留。清真寺的阿訇和常到寺内诵经礼拜的人在过宗教生活时使用部分经堂用语。其常用的词汇举例如下:阿訇——在清真寺内管理教务的负责人;满拉海里凡——在清真寺里攻学宗教知识的学员;主麻——聚礼;麦斯志德——清真寺;穆斯林——信仰伊斯兰教的人;安塞俩目而来库目——平安、安宁;吾尔来库目赛俩目——你也平安,近似常用的您好;塞瓦布——谢谢;恩典——幸福康乐;虎是奴的——满意。可以看出,回族语言的词汇不限于宗教用语,它同时也包含了一部分生活用语。在回族的语言中,有些语言虽然是汉语,但其含义不同于一般的汉语。比如“知感”,含有“感谢”的意思,而不是知觉、感觉的意思; “使不得”,包含“有罪”的意思。至于“开学”,则是指请阿訇到清真寺任职。回族这些借用词语的使用,充分体现了南阳回族对伊斯兰教的虔诚信仰及其对阿拉伯语、波斯语在心理上的亲近感,从而成为民族的心理定势,甚至成了区分回汉民族的标识。

(二)服饰

南阳回族的礼拜帽和盖头标志着本民族的特点,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回族服饰种类很多,有男子的、女子的、儿童的、老年的、宗教职业者的等等,各有不同的特点。回族男子服饰中最具有特色的是帽子,色彩多以白色为主,也有黑色、绿色,甚至褐色、紫色的。用料一般用棉布、的确良、涤卡制作。高档的用平绒、华达呢、毛料、软皮制作,工艺也很讲究。还有用金银线点缀的,也有用彩线绣上图案的。还有用棉线、丝绒、毛绒钩织成各种图案的,精致美观。回族男子喜欢戴无檐白帽一是因为回族视白色为圣洁的颜色,并且在平时礼拜叩头时,前额和鼻尖都必须同时着地,所以戴无檐的白帽为了礼拜方便。清真寺里的专职人员在各种宗教仪式上还要缠“戴斯达尔”,用一丈二尺白色或者淡黄色布料缠绕头部,缠绕方法也有一定的讲究,再配以回族礼服“该米素”(大衣),显得整洁、威严,别有一番风采。老人们平时只戴白帽,身穿长衣,冬天喜欢穿一种特制的抹则袜子,用薄软牛、羊皮做成,小净时可免去洗脚程序。回族女子的服饰比男子要更加丰富、繁琐。头部的典型装饰是盖头,用绿、粉红、黑、白四种颜色区分少女、媳妇、中年和老人。少女戴绿的,媳妇戴粉红的,中年人戴黑的,老人戴白的。已婚妇女将头发梳成辫子,盘在头顶,先戴上圆顶帽子,再戴上盖头。年轻人的盖头短小轻巧,老人的冗长而宽松。回族妇女的盖头用料非常讲究,一般用绸、缎、乔其纱、麻纱、丝绒做成,有的还镶嵌上花边,绣上精美的图案。传统盖头要遮住全部头发、耳朵、脖子,额头以眉毛以上,下边在下巴以下。时新的盖头在遮盖作用上并不严格,大小、长短都变化较多,色彩更为丰富。即便是传统的,绿盖头衬托出少女的清丽灵秀,粉红盖头让年轻媳妇显得浓艳、柔美,黑盖头呈现着成年妇女的素雅与端庄,白盖头让老年人更显整洁、持重,各有各的韵味。由于南阳回族与汉族长期杂居交往,受汉族文化影响较大。现在除了少部分伊斯兰信仰虔诚的回族外,大部分回族只在重大宗教节日中穿戴,平时与汉族服饰趋向一致。

(三)饮食

南阳回族的饮食习惯,在主食方面和汉族一样,主要以面食为主,副食均以蔬菜为主,但回族对于饮食的选择是相当严格的,在肉食方面禁忌尤多。回族只吃反刍的、食草的和食谷的兽类、禽类,如:牛、羊、鹿、兔、鸡、鸭、鹅、鸽等,以及水中的鱼(龟、鳖、鳝鱼除外)、虾,回民所吃的各种肉食,必须依照伊斯兰教的屠宰方式屠宰后方可食用。不吃血液和自死之物,马、骡、驴等因为不反刍、奇蹄等所以不吃。狗、猫、熊、狼、虎等兽,因为凶猛、食肉、锯牙、利爪攫食均属禁食之列。回族最忌讳猪,因为猪不反刍,杂食,锯齿,样子丑陋,集各种禁忌于一身,是穆斯林最厌恶的。早在清初,穆斯林学者刘智就指出:“猪,畜类中污浊之尤者也。其性贪,其心迷,其食秽,其肉无补而多害,乐从卑污,有锯牙,好攫啮生肉,愈壮愈惰……乃最不可食之物也”。深刻阐明了回族穆斯林禁猪的道理。在南阳一些穆斯林家庭中,对子女从小就进行猪是不洁之物的教育,以至长大后形成对猪极端厌恶的心理。

(四)居住

南阳回族的住宅式样与汉族基本相同,城市中的回族由于受城市规划和建设的影响,一部分与汉族共住单元式建筑楼寓。但在习俗上有一定的区别,春节期间回族不贴对联,不放鞭炮,但不少家庭大门上方贴有经文“都阿”,两侧有用阿拉伯文书写的楹联。因为伊斯兰教禁止任何偶像崇拜,因此南阳回族客厅内一般不挂人物、飞禽走兽图,一部分家庭挂有阿拉伯文“经字画”及克尔白挂图。南阳回族素以清洁著称,庭院内种有花草和树木,室内窗洁几净。有老人的家庭还专门设有礼拜房,富裕的家庭大多有沐浴室。由于受阿拉伯风俗的影响,部分南阳回族还喜欢熏香。每次打扫完卫生后,都要燃上几只香,给人以清新舒适之感。

(五)婚姻习俗

南阳回族的婚姻习俗,与伊斯兰教的婚姻制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回族毕竞是在中华大地上形成的一个民族.所以,在主要的婚姻条件、要求、禁例上,回族的婚姻与伊斯兰教法相一致,但在不违背伊斯兰教法的前提下,回族婚俗中的有些仪式和做法又带有中国汉文化和儒家思想影响的痕迹。伊斯兰教重视婚姻与家庭,反对独身与禁欲,规定每个人都不能终身不娶不嫁,是“逊奈”(圣行),不结婚属“异端”行为。回族一般实行“族内婚”,特别是回族女子一般要嫁本民族的男子,但未防止血缘混乱与乱伦,伊斯兰教严禁与有至亲、姻亲、乳亲等特殊关系的人通婚。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思想的开放、不同民族间交往的日益频繁,特别在城市中,回汉通婚现象不断增多,但非回族一方必须到清真寺起经名、入教,否则回族一方父母一般不会同意其婚事。在婚姻习俗上,回族主张男女双方自由结合,没有推八字、合属相、拜天地等汉族传统的程式。聘礼以衣料、果品为主,由介绍人送至女家,女方回果品二斤,鞋袜各一双以示同意。结婚前,由男方长辈随同介绍人带上果品二斤或四斤,到女家去商定完婚日期。结婚仪式在新房内举行。请来的当然证婚人——阿訇坐在上边。一边坐介绍人,一边坐女方主客,新郎、新娘并排坐在阿訇对面。桌子上摆放四个喜果盘子,其中必须有一盘红核桃,一盘红枣、花生、糖,婚仪开始,阿訇用阿拉伯语宣读证婚词——伊扎布——“你们是自愿结合成为夫妻,祝你们婚姻美满,孝顺父母,敬老爱幼,和睦亲邻,互敬互爱,互相帮助,白头到老。”接着先问女方:“你还有没有意见?”新娘回答:“达丹(同意)。”再询问男方是否情愿。新郎回答:“盖布力克而丹(我俩自愿结婚)。”然后,阿訇念诵赞主赞圣词语后,捧手作都啊易,而后摸面,把糖果撒在来贺喜的孩子身上,完成婚礼。随着时代的发展,回汉通婚现象逐渐增多,在南阳现在的回汉通婚中,婚姻习俗通常由双方协商进行,既要照顾回族习俗,又要兼顾汉族习俗。

(六)丧葬习俗

南阳回族的丧葬仪式比较完整地保持着伊斯兰教简朴、快捷的特征,主张死在哪里就埋葬在哪里,反对将死者运回故乡,俗称“天下的土地,埋天下的回回”。回族称人死为“无常”或“归真”,忌说“死”,因为伊斯兰教把死亡理解为“嘎来布”(即肉体)的消失和“罗罕”(精神)的升华,并不是生命的归结。称殡体为“埋体”(阿拉伯语“冒台”或“买台”,原意为逝世)。称死者为“亡人”。亡人在临终前,将儿女亲朋等叫到跟前,聆听遗嘱,又名“口唤”(伊斯兰教用语,意为“同意”或“允许”)。亲属站在临终着身边,不准哭泣,默念“克里麦团依拜”(清真言):“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使者。”并提醒临终者默念,意思是心存于主,不要留恋尘世。如果临终者是哑巴或因病念不出时,亲属要示意其举起右手食指,表示信仰安拉“独一”。同时要请阿訇为其念“讨白”(忏悔词),以祈求真主的饶恕。

临终者停止呼吸后,亲属要当即瞑其目,托下巴合其嘴,理顺其手脚,并将头扶向右侧,然后将“埋体”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去,用白布覆盖全身,安放在木床或铺席子的地上。要头北脚南,面向西。此时开始,由家属轮流守候,直到送葬前不能离人,回族很忌讳家人在外边“无常”,病重在外或住院的人,断气以前一定要抬回家中.令其安然地在家中亡故。亡人停在家中,亲戚朋友前来吊唁,一般要送“乜贴”(捐钱)或米、面等,以作助葬的费用,忌送花圈和挽帐。吊唁者一般要哭.但忌讳嚎啕大哭。伊斯兰教认为,人的生、老、病、死皆由真主“前定”,“无常”是其归宿.不必悲伤过度。

回族实行土葬,并且主张速葬。亡人停尸期一般不超过3天,以体现“亡人入土为安”的意思。埋葬前,要用净水洗濯“埋体”,男亡人由男人洗,女亡人由女人洗。洗者为3人,一人持汤瓶,—人灌水,一人带上干净手套负责洗濯。“埋体”洗后,即用36尺白布裹之。南阳回族称其为穿“开凡”。男人“开凡”有3件,第一件名“大殓”,又称“大卧单”,宽45尺左右,上下各长出57寸;第二件名“小殓”,又称“小卧单”,宽约4.5尺,长与亡人身高相等;第三件名“皮拉罕”,形似衬衣,无领,长短由项至膝盖下,宽约1.2尺。女人的“开凡”除以上3件外,还须有一块包头巾和裹胸布带,长约3尺。伊斯兰教祟尚白色,认为白布最洁,意为“清白一身而来,清白一身而去”,故而“开凡”不能用其他颜色的布。包裹以后,抬放到公用的“塔布匣子”内。家属及众亲友围于四周,作最后告别仪式。由阿訇念“站折那则”,经义是:亡人一生在世,效法穆圣,敬天爱人,做出一定贡献。现在你将归根复命去了。归主吧!念毕,将塔布匣子移放在架子上,抬往墓地,放进挖好的南北向坑穴里,头部向北,面部向西倾斜,瞻望着西方圣地——麦加。上边用土堆作上尖下宽、前高后低的长形土坟。最后,阿訇站在上方,众亲友蹲在下方,由阿訇诵读古兰经,以示告别。值亡人七天、月斋、四十天、周年、铭纪(生日)的时候,仍要请阿訇“走坟”诵经进行祷念,亲属用烫面做炸油香等食物分送亲友,表示谢忱。



主办单位:南阳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版权所有:南阳市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邮箱:nysmzjbgs@163.com

技术支持:南阳创想网络

豫公网安备 41130202000051号


×关闭